随想:求真
2021-06-16

毕业快一年了,把江大发的毕业礼品小印章拿出来盘了盘。
除了正面的校训“博学 求是 明德”以外,背面还刻着“自强 厚德 实干 求真”的“江大精神”。

私以为,
作为一个靠知识吃饭的魔法师,博学 即 自强。
厚德 和 明德 也重复了。
求是 和 求真 也差不多一个意思。
江大精神似乎是把校训换了几个词又说一遍。
( 如果是因为印章垂直的四面想不到该刻点啥,我建议整个官网二维码。

至于江大精神中的实干,倒是深有体会。美其名曰 用知识解决实际问题,与实际产业相结合。
说的不好听了,就是没有学术气息,大家都在想着怎么搞钱。

求是求真

需求分析

首席说自己是竞争偏好型选手,这使得仰慕他的我有一些遗憾。因为我有点厌恶竞争。
学习比不上年级第一,搞音乐比不上邻班同学,打游戏比不上小伙伴,谈恋爱也没有人喜欢我。
中学的我在各个方向都能找到比自己强的人。
上了大学唯一的不同就是所谓的“各个方向”变多了。
我依然干啥啥不行。竞争更多会让我感觉到努力的疲倦和挫败感的痛苦。

倒也不是彻底不行。但是往往只能拿个90分,无法做到完美。
总是在达到那个“正常人做到这个水平就很不错了”的阈值后,失去热情。
这使得我总不是最强的。我总是跟在别人身后的小弟,不是说话最算数的那个人。( 这个是我要解决的问题

我过去的反思思路一直是,是不是自己的性格有某种欠缺。比如说我气质偏温和柔软可爱,不强硬。
我的思考方式更偏防守,缺少了卡特曼这种进攻性和斗争性。

如《南方公园》中的桥段:卡特曼在厕所超大声打电话,凯尔被吵到爆炸。当凯尔生气地diss卡特曼时,卡特曼没有愧疚,反而质问凯子怎么偷听别人电话。

然而,我遇到了同样平和温柔,却强大清醒的首席、杨博、一博、明政、军先、子航...
“进攻性性格 决定 影响力”的论调渐渐站不住脚了。

自己的路之存在性

最近和女朋友聊“内卷”的时候,得到了一些点拨。
化解内卷的方法,是老生常谈的“不要跟别人比,多跟自己比”。

相同的智力,相同时间精力的付出。本就是会比先驱们迟一点点。
类似的,如果我是开创了某个思路的人。只要我一直走下去,正常来说,也没人赶得上我。
不必惆怅于自己没有跟上先行者的脚步。只要确保自己的道路是正确的即可。
我需要一个主心骨。

确保道路正确

当跑的快慢不是问题后,需要解决的便是方向问题。
可以根据当前道路上是否存在先驱者,来分为两个子问题:

  • 先驱做出的选择我是否认同,是否要跟随。
  • 自己前行的道路是否需要修正,如何修正。

求解的过程无非就是

  • 判断当前选择是否为最优解,
  • (若不是)是否存在最优解,
  • (若存在)最优解是否可求,
  • (若可求)求最优解。

这个过程即为校训的“求是”了吧。( 点题 =v=*

总结

无法掌握方向盘的诅咒,其解法便是要有自己的主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