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闻周记[5] 上海~
2021-08-14

逃离北京 or not

正方观点

如果想要岁月静好,二线城市竞争会小一点。
北京物价贵一些。(我的妈,上海更贵)
二线城市业余时间如果更多,更自由地实现Ideas。

反方观点

  • 北京挣钱的机会更多,离开北京不会有现在的这么稳定的月收入。
  • 家人都在华北...丈母娘家也在...老婆也在北京上学.
  • 北京有好多一起搞事的人...市场部...行政部...安道场
  • 首席也在北京。
  • 不是想着 财富自由之后,轻松的做科研么...北京是离真理最近的地方...

暂时的态度

先在北京苟着吧...

Idea is Cheap, show me your Demand Analysis

这周Idea很多,卡在了没有时间进行需求分析上。
只能寄托于家人朋友,把Idea告诉他们,他们会提醒我,“你这个东西受众太小”,“那我为啥用你这个东西?”,“你这个不就是手机么”
偶尔有时间调研一下,又发现“诶!这个功能不就是那个啥APP吗”...
我想做的东西,好像别人也能想的到...

会不会是我产生Idea的方法有问题?
我往往是以技术的做切入口:我学会了这个技术 -> 他能干什么 -> 现在有个场景刚好需要这个 -> 我整一个...
但如果要产生有价值的产品,而非自娱自乐的灵感创作。Idea的产生方法应该是从市场需求下手:我发现这波人很痛苦,我可以帮助他们,帮助他们需要这个技术,我去学这个技术...

年轻人小区

涛涛住的小区很清净、远离闹市。但里面竟都是年轻人,全员都在20到40岁之间。没有孩子,没有老人。
为什么身强体壮有学识的年轻人,要每天做地铁奔波那么远去市中心打工。而市中心的住房又往往是老人在住?
这不刚好反了么...需要每天早起晚归的人住在城郊;该找个清境的人反而占着茅坑不拉屎。

失业的人和我

9点,市中心一个写字楼下便利蜂,坐我旁边的姐姐看上去40多岁。在打电话..."你知道现在工作多不好找么,我能找到这个工作靠的是我这几年积累下来的人脉...",她情绪一些激动,委屈,有点愤怒...似乎是在给一个男性朋友抱怨自己的生活...
“本来我肯定面不了技术岗的,它那些弯弯绕我也不会啊...但就因为我这人脉,直接就跟老板谈了...人家愿意留我,给了我个职位”
电话那边有些尴尬的赔笑着,想挂...
“....不是,这岗位也没啥活儿,对得起他给的内点儿工资....哎现在房租不够啊...孩子也得花钱...”
她越说越丧...电话对面也半死不活地捧哏。
她沉默了一会儿...把电话挂了...一声不吭地吃完手里的包子...发了会儿呆,然后就孤独地走了....

周四下班,我看着手里这碗40+的馄饨,"哇,鲜虾馄饨就真是里面包了根儿虾哦( ° ▽ °)"

为啥一个有家要养的人没有工作,没有朋友...而还在纠结自己究竟想要啥的我却有互联网高薪工作+父母康健+女朋友爱我+涛涛爱我...
是因为高考题目出的刚好是我会的那几道、还是因为我爸给我选专业很有眼光、还是说我恰好在长亭被阿里收购之前的时间点入职?
我这一路顺风顺水...跟自己的能力、见识似乎关系不大,只是幸运女神眷顾无他。

虽然弓兵幸运E是很爽啦...但我也想试试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...

鸡血

盛邦大厦写字楼的一隅。

我想象不到买下这层办公区的方法...我不敢想自己拥有一家几百人的公司...也不敢想买房...
我本来已经慢慢麻木了,接受了现在社会就是有问题,资源分配不均,年轻人是不可能买的起房的,我是不可能给别人提供工作的,我也永远不可能像青春偶像剧那样,跟自己的小伙伴住在一个远郊的别墅里写代码、造机器人的...所谓的内卷也只是升职加薪...罢了...创业啥的不过是大学生受到政府蛊惑后的痴语。
但 为什么要在我上班的电梯里面放写字楼的广告?
提醒我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正在实现我的梦想,而且这条道路是存在的...是有办法能让梦想成真的...
西八...